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正文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来源于何方?

时间:2020-03-18 10:25:46    来源:路透中文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世卫组织:将召开全球论坛,讨论新冠病毒来源识别及基因序列

发布时间:02-0715:09澎湃新闻官方帐号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6日瑞士日内瓦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于2月11日至12日在日内瓦召开全球研究和创新论坛,以动员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同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表示,正在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和卫生部门紧密合作。

据联合国新闻网站6日和路透社7日的报道,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在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预测疫情的发展很困难,现在仍处于疫情“暴发”的阶段中。但他也强调目前情况稳定。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记者会上表示,除了病毒对老年人和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健康问题的人构成最大危险这一事实之外,现在对这种新病毒的了解相对较少。他说,尽管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经绘制完成,但现在没有预防感染的疫苗,也没有找到对症治疗的方法。

谭德塞表示:“我们不知道疫情的来源,我们不知道它的自然宿主是什么,我们对其传染性或严重性也没有恰当的了解。我们需要就所有这些问题找出答案。”

世卫组织6日表示,与会者将就识别病毒来源以及分享生物样本和基因序列等几个研究领域进行讨论,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专家将通过视频参会或现场参会。

2月6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也在日内瓦表示,正在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和卫生部门紧密合作,以确保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受其影响的人们继续获得基本的艾滋病防治服务。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干事温妮·拜安尼玛说:“中国为遏制疫情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我相信中国有能力控制这一疾病。在这个困难时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愿意为全球阻止病毒传播提供支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赞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采取的迅速行动,以确保在出行活动受影响期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每月都能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还表示,将继续与中国方面合作,以确保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受其影响的人掌握有关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以及获得所需服务的正确信息。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

华南农业大学:穿山甲或为新冠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02-0714:54中国青年网官方帐号

从穿山甲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 受访者提供 

中新网广州2月7日电 (许青青 陈芃辰)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教授沈永义、肖立华等科研人员,通过联合攻关,在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溯源上取得突破。他们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7日上午11时,华南农业大学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研究攻关情况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据了解,攻关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继而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最后通过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

研究专家表示,冠状病毒要通过中间宿主才能感染人。比如SARS病毒的源头也是蝙蝠,但要通过果子狸才能传染人,中间宿主在病源和人类之间起到了桥梁作用。

专家认为,这次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在冬季,但蝙蝠在冬季处于冬眠状态,集中在山洞里面,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中间宿主可能是病毒的传染源。

而从防护病毒方面来说,如果传染源没有控制住,即便中间的隔离防护做得再好,疫情也很难被控制,容易出现反复。

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雅红教授介绍,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之初,为有效应对疫情,增强疫情科技防控能力,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和华南农业大学高度重视,在广东省各政府部门的指导下,在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应急专项的支持下,整合学校优势学科平台,组织学校优势科研力量展开疫情防控联合攻关,并迅速取得重大突破。

刘雅红表示,“鉴于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性,我们选择将研究结果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希望有助于疫情的科学防控,并为更多科学家开展进一步工作提供借鉴。”

刘雅红表示,学校将举全校之力,充分发挥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等平台优势,勇于担当,主动作为,密切关注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对我国畜禽业及农业生产造成的影响,加强动物重大疫病及动物源性人畜共患病的监测及研究工作。(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穿山甲是新冠病毒潜在中间宿主?专家:需公开基因序列

冠状病毒有α-CoV、β-CoV、γ-CoV、δ-CoV四属。目前为止,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其中2003年爆发于中国广东省的SARS和2012年于沙特暴发的MERS均属于β冠状病毒。

“β冠状病毒是感染人的,这也是这项研究比较有意思的发现。不过,序列相似度是指碱基序列还是氨基酸序列,整个还是部分序列比对,需要等文章和序列公布才知道。”一位病毒学教授告诉界面新闻。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高山表示,“如果要确定中间宿主,首先要从穿山甲中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这是金标准。”他指出,由于病毒在动物之间相互传染,还要了解是否有其他动物同样被感染。

对于该项研究1000多份样品有哪些、从何获取、相似度是序列片段还是全基因组,专家们呼吁更多信息公开。

需要注意的是,有研究者1月31日在Virological.org网站上撰文指出,通过对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受体结构域分析,分析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似度与马来亚穿山甲病毒多样性的数据集十分相似。研究者运用生物信息学分析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和穿山甲的病毒库高达97%的相似度,远超过和蝙蝠91%的相似度。

知乎认证为中科院遗传学博士的@李雷 认为,穿山甲是哺乳动物,动物越接近,病毒越共享。此外,穿山甲也是一种重要的药材,也有很多人吃穿山甲。

前述病毒学教授表示,如果中间宿主是穿山甲,吃的人一般不会感染,因为都已经煮熟了,餐馆的厨师或者海鲜市场的工作人员被感染的可能性更大。

“很多动物都携带病毒,因此并不能直接建立因果关系,还需要将穿山甲的病毒序列与蝙蝠和人类感染者进行比对。”前述病毒学教授说。

李雷同样写到,“真正确认还需要更加真实的证据,比如感染者是否有接触穿山甲”。

高山认为,下一步需要公开穿山甲中的类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需要与人类感染者的病毒序列进行比比较,才能最终确认。他认为,目前不能排除中间宿主是其他哺乳动物,然后感染了穿山甲的可能性。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天的发布会上,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表示,本次研究只是确认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而中间宿主可能有多种野生动物,后期研究会继续关注。

艾滋病、非典、冠状病毒,携带病毒的野味,为何国人就是戒不掉?

在这个春节中,野味是被人们经常谈及的话题之一,特别是引起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蝙蝠。

可能有很多人在讨论的过程中都会唾弃食用野味的人,很多认为是他们食用野味才导致这次疫情的发作,甚至有些人疑惑明知道蝙蝠带有很多病菌,会严重伤害到身体。

但为什么总是有人想要吃野味,是什么让这些人无视伤害,导致新型冠状病毒的不断蔓延?

蝙蝠一直被称为移动的病毒库,它身上所携带的病毒种类超过100种,其中包括SARS病毒。

而从蝙蝠的外貌上来看,它并不是看起来特别有质感并且能让人想要吃的一种食材,但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义无反顾的将蝙蝠煲汤吃肉。

一场疫情的背后,同时可能是一曲野生动物的哀歌

在经历2003年的非典风波后,市面上食用野味的人虽然有所减少,但没过多久这股食用野味之风再次掀起。

总是有很多人对野味有着执念,总想食用一番,甚至有些明知道各种野味中所带来的病菌会影响身体性命,也会义无反顾想让自己品尝。

也正是如此让很多人感觉到疑惑,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对吃野味的执念如此之深?

为什么总是有很多人想要食用野味?

一、虚荣心作祟

由于在日常生活中各种野生动物是比较常见或者根本接触不到的,并不像鸡鸭鱼肉满大街存在,所以也就在饭桌上成为了物以稀为贵的食物。

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很多人想通过吃野味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和财力,吃野味可以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得到足够的满足,尤其是虚荣心方面。

二、存在特殊的诱惑力

在目前有不少人坚信,各种野生动物要比普通的饲养动物更具价值,甚至有些秉承着药补不如食补的理念。

很多想通过吃野味来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如在网上流传着虎骨能治风湿,吃狼肉能帮助壮胆,也正是这些流传的营养价值让这些野味充满着各种诱惑力。

三、人类的征服欲在作祟

随着社会几千万年的发展,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劳动来得到自己适合的生存发展条件,人类可通过自己的双手和创造力来得到想要的东西,这也在在潜移默化中让他们对未知世界充满征服欲和强烈的控制欲望。

而在历史上所记载的一些野兽动物,也就更容易引起人类的征服欲,食用野味就能体现他们征服野生动物的表现之一。

野味,并没有多大的营养物质

中国食疗文化,从古到今,一直以来都没有变化。

也正因如此,“以形补形"影响下,也驱使着人们不断摄取野味,但需要知道的是各种野味所带来的效益往往是达不到想象中的效果。

有各种研究证据表明,相对于家禽家畜,各种野味身体中所存在的蛋白质能量以及碳水化合物,基本和这些家畜家禽相差不多,如果想要通过摄取野味提高营养补充能量,食用鸡鸭鱼肉就能满足这一条件,完全不需要进食稀罕的野生动物。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更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人们在所吃的家禽家畜类食物,大多数是经过卫生防疫部门严格检疫后才投放到市场中供人购买食用。

而这些来路不明的野味中并没有通过严格检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危机,特别是这些野生动物中所携带的病毒,不要说食用,有时候只是接触到皮肤也容易导致感染。

无论是猎奇还是求鲜,吃野味都是一场疯狂的冒险,都是一次次受到大自然“诅咒”。

老饕们贪吃野味,吃出的不是品味,而是愚昧。

这种陋习背离健康饮食文化,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

为了自己,为了他人,请拒绝野味。

北京大学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朱怀球团队提示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潜在宿主,其中水貂可能为中间宿主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源至今未明。北京大学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朱怀球团队1月24日发表的研究文章提示,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潜在宿主,其中水貂可能为中间宿主。

上述研究文章题为“深度学习算法预测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和感染性”,发表于bioRxiv预印版平台,研究使用的是基于深度学习算法开发的VHP(病毒宿主预测)方法,用以预测新型冠状病毒潜在宿主。

研究提示,与感染其他脊椎动物的冠状病毒相比,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更相似的感染模式。此外,通过比较所有宿主在脊椎动物上的病毒传染模式,发现水貂病毒的传染性模式更接近新型冠状病毒。

这说明,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潜在宿主。

记者注意到,1月2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该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最有可能是蝙蝠,它与云南菊头蝠中存在的RaTG13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

病毒感染力方面,朱怀球团队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的6个基因组都极有可能感染人类。预测结果提示,新型冠状病毒具有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 SARS-like 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类似的感染人类的强大潜力。

【对话】

课题组成员、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肖永红

“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相似度很高”

新京报:研究有哪些主要发现?

肖永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暴发以来,病毒的传染源一直没有找到。我们利用深度学习算法,分析了现有数据,包括新型冠状病毒及其他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GenBank(基因数据库)中所有可用的脊椎动物病毒数据等。

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其他冠状病毒有相似的传染过程。蝙蝠身上有多种冠状病毒,这些冠状病毒可能先传染至哺乳动物,再传染到人。比如MERS病毒,中间宿主就是骆驼。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来说,研究预测,蝙蝠是它的最主要来源,中间宿主可能是水貂。

新京报:研究主要基于日前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序列吗?

肖永红:是的。对科学研究来说,病毒全基因序列非常重要。新型冠状病毒和相似病毒的进化分析,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方法,都基于全基因序列。另外,病毒发病机制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治疗药物及疫苗的研发,也基于全基因序列。

新京报:从全基因序列看,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有什么关联?

肖永红:我认为它和SARS病毒的类似度很高。首先,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同属于冠状病毒的β属,而且两种病毒的基因组序列80%相同,同源性很高。其次,从现有研究看,两种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主要受体都是ACE2。第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发病时间也和SARS相似。

两者不是完全相同的病毒,但关联性很高。

新京报:昨天中国疾控中心首次公布成功分离的我国第一株病毒毒种信息及其电镜照片,这意味着什么?

肖永红:全基因序列是拿到了病毒的信息,中国疾控中心在实验室中把病毒培养出来了,这对于研究病毒致病机制、药物研发都非常有帮助,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通俗地说,全基因组序列找到了“贼”的证据,现在是把“贼”抓住了。

新京报记者 许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