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深度追踪>正文

2019年美国模拟疫情从中国爆发感染全美1.1亿人

时间:2020-03-23 07:12:17    来源:路透中文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一种呼吸系统病毒从中国开始爆发,通过旅行者传到美国,第一例患者出现在芝加哥。47天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病毒大流行,但为时已晚:1.1亿美国人感染,超过770万人住院,死亡586000人。”

这不是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的扩散数据,这是2019年10月,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递交给特朗普政府的一份内部报告!

3月20日,《纽约时报》披露了美国这份内部机密文件,称美国政府部门早就对未知病毒在美国的传播路径进行过预判和演练,但未能引起特朗普的重视。

媒体披露这份文件的目的在于说明,特朗普政府并未按照预警,提前对医疗系统进行必要的投入,导致目前美国防护和救治用品出现极大短缺,报告预言的后果可能真的会变成现实。

但是,如果与“病毒源头”的讨论联系起来,这份机密文件就有了另外的意义。为何美国政府部门会在2019年就能做出如此接近真实的预估?

1

HHS的这份报告有个很不好听的名字,叫做“赤色传染”(Crimson Contagion),其意义不言自明。

报告假定有一种“新型流感病毒”在美国传播,推演开始于2019年1月,期间组织了多场模拟演练,于2019年8月16日正式结束,10月向政府递交报告。

HHS模拟了疫情爆发的源头,正是中国:

报告假设了一个35人的外国旅行团,结束了在中国的访问后从拉萨机场出发,前往世界各地。有的去澳大利亚,有的去科威特、马来西亚、泰国、英国和西班牙,也有回美国的。在旅行期间,有部分游客出现感冒症状。

一名52岁的美国芝加哥男性旅行结束回到家中后,出现无力干咳的症状。他17岁的儿子在他回家的当天曾外出,参加了芝加哥一场大型公共聚会活动。美国的疫情由此而始。

美国CDC立刻宣布实施隔离政策,大量雇员被要求居家办公,并要求学校关闭。美国政府其他部门则开始就隔离和封城相互扯皮,谁都不愿担责;一些学校不愿停课,因为光伊利诺伊州停课就会影响到全州21%的人口,每周损失4000万美元;医院为医疗物资短缺而伤透脑筋……

这些报告中预测的内容,很有好莱坞大片的画面感吧?

现实和预测十分接近。2020年1月21日下午,美国疾控中心发布声明:确认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患者30多岁,男性,为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居民,1月15日从武汉返回美国。

截至3月21日,美国累计确诊感染人数25493人,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疫情也较为严重,伊利诺伊州已经关闭了所有酒吧和饭店的堂食。

美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的表现,甚至还不如HHS在报告中的预测。特朗普最初认为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只是个案,可防可控,错过了最佳的准备时机,导致疫情泛滥。

纸上谈兵的推演竟然和现实如此接近,《纽约时报》的评价是“令人不寒而栗”。

这份报告由HHS负责完成,但却集合了美国12个州和至少12个政府部门的力量,包括五角大楼、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另外,美国红十字会、美国护士协会、多家保险公司以及包括梅奥医院在内的大型医疗机构都参与其中。

报告在在2019年10月份完成后提交,美国国土安全部、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等核心部门都获得了消息。

这或许就是特朗普在2月25日前后,一再对外宣布“我国疫情尚在掌握之中”的真正原因。甚至在3月17日记者会上,特朗普称,早在世卫组织宣布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场全球性大流行病。

特朗普的早期表现,和HHS的报告结合来看,便让人疑窦丛生:美国是否早就预判到了在中国爆发的这场疫情?

2

美国对于生化威胁的警惕,早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就已经开始。

2009年4月,奥巴马上台之后不久,席卷全球的H1N1病毒(中国俗称甲流)爆发,零号病人是美国加州一个10岁的小女孩。最终全美12469因此丧生。

但奥巴马政府真正将疫情防控提上议事日程,还是2014年埃博拉病毒之后。美国当时派出3000人前往非洲,阻断埃博拉疫情传播。好在最终美国本土没受太大影响,白宫内部弹冠相庆。

在埃博拉疫情期间,帮助处理危机的白宫官员柯希霍夫负责整理经验报告。他发现,美国对于疫情早期的处置能力严重薄弱,例如五角大楼竟然没能力派飞机去利比里亚接回在当地负责治疗的美国医生,对入境美国的人员筛查还在用“911”时期的情报工具,对病毒传播速度也无法作出有效判断。

2014年9月,奥巴马同意成立埃“博拉应对小组”,由副总统拜登的幕僚长Ron Klain负责。国会批出54亿美元紧急预算,用于控制埃博拉疫情在美国和西部非洲的蔓延。

这笔费用里面,有一小部分投给了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传染病大爆发。

正是这个鲜为人知的部门,做出了上述报告。

奥巴马的应对小组一直到特朗普上台后依然在运作。2017年,前任国土安全顾问莫纳克还曾召集前国务卿蒂勒森、前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前能源部长里克·佩里等美国政府高官,共同讨论致命病毒爆发后的应对之策。

不过在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上述这些官员都已经被炒或辞职。

为何美国在2019年就模拟一种来自中国的未知病毒,这一点HHS也没说清。不过在新冠疫情蔓延之后,HHS也害怕了,公开表态说:

“我们所模拟病毒的与新冠病毒完全不同。”

但是从这份机密报告的内容,以及HHS奇怪的澄清来看,对于病毒的来源美国政府可能真的脱不了干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